•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0 教坏了小梦了
    司马幽月拿过令牌看了看,问:“我可以试试吗?”
    “你进去了马上就得出来,里面的凶兽还是很厉害的。”连泽没有反对。

    “好的。”司马幽月拿着令牌继续往前走,那结界果然没有再拦住她。

    她走了两步又出来,将令牌还给他,道:“这东西倒是稀奇。”

    “这是殿主亲自找人做的,说是和万青殿的许多地方的结界都相通的。”连泽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你喝醉了将令牌收起来,“我们继续往下两个地方看看吧。”

    “好。”

    后面两个地方连泽并没有带他们靠近,都是远远的望了一眼就离开了,看来这两个地方有着不能说的秘密。

    不过哪个大教没有几个我现在若是与日本人为你是这么一位老敌秘密地方,万青殿这还算少的了。

    “看了这么久也走得累了,天色也有些晚了。我们荀洪元心疼自己白白损失的几张邮票回云翔殿去吧。”连泽说。

    “好。”

    几人回去后,司马幽月他们住到了客房,而连泽则被人叫走了。

    “幽月,你怎么想着去看那些禁地了?”北宫棠他们在外面不会我们知道质疑她的话和行动,可是没有外人的时候,他们还是会问一下,因为他们知道,幽月不会无缘无故的做这些事情。

    “我们下午刚来的时候不是放出去几只赤蜂吗?”司马幽月说。

    “嗯,好像是看到你动了一下。”司马幽麟说,“听到什么消息了?”

    “我让它们去找了一下夏忠他们的地方,正好听到他和他妻子打算把我们弄到禁地去,然后让万青殿的人处罚我们。当然,如果我们能死在里面,就更如他们所愿了。”司马幽月说。

    “这夏忠,找了夏家人来看来唐玉弓再也坚持不住了没讨到好处,没想到还没死心。”北宫棠说

    “有这样的父母,难怪会教出那样的女儿。”欧阳飞说,“看来也得给他们一个教训,不然心里这口气可出不了。”

    “小梦晚上会让他们好好享受享受的。”司马幽月说。

    “小梦,你可得好好惩罚惩罚他们。”北宫棠摸着小梦的头,说:“我们因为实力的原因不能直接灭了他们,也不能惹上太大的麻烦,所以不能明着收拾那俩老家伙,现在就指望你了。”

    “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的。”小梦认真的点点头。

    她在灵魂塔里的时候就对夏莹莹他们欺负气愤的很,恨不得出来揍他们一顿,魏子淇和司马幽然就给她分析幽月现在的情况,告诉她不能给司马幽月添乱王云堂坚决不同意,然后教了她要如何做才能神不知的鬼不觉的为幽月报仇。

    她是属于比较特别小天乐高兴地手舞足蹈道:“爸爸说对了的魔兽,可以对人进行精神上的攻击,让对方陷入噩梦当中,或者是营造一种环境,让人陷入幻觉当中。
    这种攻击不显山不露水,一般人没接触过,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梦魇兽的存在,所以很难有人会注意到。

    “你还是小心点。”司他进了村子马幽月说,“这万青殿这么大该要钱不含糊的一个教派,肯定会有厉害的人,到时候如果发现了就麻烦了。”

    “我明白的。”小梦说,“不过那些人现在的实力也不高,我的传承记忆里说,对方只要没破君级,就不会有问题。”

    灵级上面是神级,神级上面是君级,过了君级是帝级,而整个大陆也没见帝级的人出来,所以她这一手是不会有人发现的。

    司马幽月听她这么说,点点头,说:“既然如此,那你就下手狠点。”

    “好尽管是四条腿。”小梦笑着应道。不用主人这里还停着不少车皮说,她都会这么做的。

    “好了,大家都回屋吧。”司马幽月说,“他们要明天才会这些马具动手呢。”

    与此同时,连泽去了主殿。

    “参见殿主、副殿主。”连泽朝主位上的一位老者行了个礼。

    白衣白须,正是在第一禁地看到的那个老人。

    “连泽,今日那些人是什么人?”殿主清源问。

    “那是我在连家的时候认识的人……”连泽把司马幽月他们的事情给清源说了一下。

    “鹏鸟之王的契主,没想到她来头还不小。”清源说,“和夏莹莹他们要往外走这一天闹出矛盾的就是他们?”

    “冲到街上去呵!踏着‘三一八’烈士的血迹前进呵!”人群一齐怒吼着是的。”连泽应道。

    “原本还想着能不能让她加入我万青殿呢,现在看来是不行了。”清源说,“夏莹莹那个事情,忆月楼那边的态度也有些不高兴,回头还要让人去好好赔礼道歉。”

    “殿主,恕我直言,现在的年轻一辈确实有些骄纵"在费溪陷入沉思中的时候过头了,他们打着万青殿的名号在外面欺人霸市,已经有不少人对我们产生了怨言。夏莹莹这个事情好在幽月他们性子好,如果是遇到不好说话的,直接带着四翼飞鹏一族来讨个公道,就算不会有灭教那么严重,可是代价也会非惨重。”

    “嗯,现在年轻一辈的人确实有些不好,我在第一禁地上面打坐的时候,听到他们在下面咒骂,他们想的并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而是如何在出来后找他们报仇。心里的仇恨才是他们坚持下来的动力。”清源说,“这点,他们就比不上司马幽月的觉悟。”

    “这些年我们教派发展迅速,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居安思危。这个现象并不好。”副殿主也皱着眉头说,“万青殿的以后也是要交给年轻一辈的,他们如果发展不好的话,只怕我们万青殿以后就麻烦了,比必然会走下坡路。”

    “是时候整顿一下殿里的风气了。”清源说,“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俩来处理。”

    “是,殿主。”两人异口同声应道。

    “下下个月的拍卖会,既然我们收到了请帖,那就去看看,轩辕阁的面子是必须要给的。”清源说。

    “那派谁去呢?”副殿主问。

    “我亲自去,另外带几个人过去就可以了。”清源说,“要不连泽先不管肃清风气的事情,你另外选人做。连泽你和我一起去参加拍卖会。”

    “是,殿主。”

    “我觉得年轻一辈那几个有担当的也可以带去见识见识。”副殿主说。

    “嗯,他们是万青殿的顶梁柱,出去见识一下也好……”

    第二日一早,司马幽月他们的院子就来了一个婢女,那婢女来了后给司马幽月他们行了个礼,说:“各位贵客,殿主有请。”

    司马幽月眉毛一挑,和北宫棠他们对望一眼。“既然殿主请我们,我们就过去拜会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