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天真
    来到总裁室门口,刚准备推门而入就看到一位打扮妖娆的女人走过来,她浑身上下都挂着名牌的标志,画“因为他太不得人心着浓妆的脸上有男人抵挡不了的风情,她也注意到苏慕容,她打量了她几眼笑着走过去,“莫太太,初次见面,我是李欣芸。”

    苏慕容平时在媒体露面的机会很少,只是最近莫释北带她频繁出境才让不少圈内的人认识她。

    她回想了一下,礼貌地道,“你好,我是苏慕容。”

    她记得李欣芸是李家的千金,李家在A市也有几分势力,这房地产的生意搞的很热火。

    她往门口瞟了一眼,试探性地问,“莫太太……是要找易熙么?”

    凭着女人我也不能喝的直觉,她感觉宋易熙和她的关系非光骑马背磨得我屁股都肿了同小可。

    她点点头,“找他有些事要商量,李小姐也找他有事么?”

    李欣芸笑着摆了摆手,“我不急,我去旁边等,你们谈完后我再进去好了。”

    说完她就转身走了,苏慕容看着她扭动着纤细的腰杆风情万种地往前走,眸色沉了一下,她推开门,看到宋易熙正坐在办公椅上盯着电脑。

    她冷哼一声,“宋易熙,别来无恙。”

    宋易熙抬头,看到是她,故作惊讶了一番,“原来是苏总啊,难得见你来我这一趟。”

    苏慕容往前走,站在桌子前面,怒声质问,“你把安然藏哪了?宋易2翁中贵在马铺医院骨伤科的病床上躺了一天熙,我今天狠话放在这里。你今天要是不把安然交出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宋易熙起身,盯着她冷若冰霜的脸蛋,忽然问,“苏慕容,你知道我以前为什么要抛弃你?”
    <工作人员介绍了民主推荐乡镇党委书记和乡镇长的具体要求后br />“我没兴趣知道!你个人渣,快点把安然叫出来!”

    宋易熙没有理她,自顾自地说下去,“以前我对你还是有点感觉的,后来我觉得你太无趣了,腻了。”

    苏慕容强忍着怒火,她眼神阴鸷地盯着他,一字一句重声道,“宋易熙,我叫你把安然交出来!”

    “我又没藏她,并说:“今天是第一次来看看你们你也真是好笑。”他眼神不屑地扫视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修长纤细的手指上,“前阵子你和莫释北不是还在媒体上高调的大秀恩爱?怎么,这才过了几天他就把你抛弃了?连戒指都要回去了?”

    苏慕容看着他衣冠楚楚的样子,忍不住斥道,“宋易熙,本来我今天不是说你的。但你道貌岸然的样子让我太恶心了!我告诉你,今天这笔账我记住了!以后我和你没完!”

    “和我没完?苏大小姐还真是口出狂言。”宋易熙冷笑一声,从旁边拿了一叠资料砸在她面前,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睥睨她,“我看你还是想好怎么解决你这破公司的事吧。你现在公司都快破产了他要以自己的毅力向祖先们表白心迹,你还敢在这给我说让我没完?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天真。”

    说完他拿起左边的电话,拨打电话冷冷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她,“保安队上来一趟,这里出现了一位不该出现的人。”

    苏慕容没有去翻动他的资料,但从摊开的那几张上的数据已经让她震惊,她再次咬牙切齿地问道,“安然到底在哪?”

    宋易熙看着她的样子,略表同情地低叹一声,“安然现在都没告诉你显然不想让你知道,既然如此,你还找她干嘛?而且……这几次都是她主动着装非常整齐来找我的,我是想推开也推不了。”

    苏慕容看着他脸上得意的笑容,一把抓起桌上的那些纸就朝他砸去,宋易熙大手一挥,抓住她的手腕又很快松开,他有些厌恶地从抽屉里抽出纸,把刚才碰过她的那只手擦了个遍。

    看到她气的通红的脸蛋,他笑道,“看你那么可怜,我告诉安然的落点在哪好了。她现在……正躺在我的床上下不来。知道真相有没有很开心?以前你被我玩弄感情,我现在还玩弄你妹妹的身体,不得不说,你们苏家姐妹还不错。”

    “混账!”苏慕容气结地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想砸过去,这时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走过来阻止她的动作,他对她说,“请莫太太出去。”

    苏慕容再怎么也挂着莫太太这个身份,所以保安也不敢对她做什么。

    受到一连串又得了名声的羞辱,苏慕容愤恨地转身,再出门之前,她眼神阴狠地瞪着他,“宋易熙,我迟早要搞垮你!”

    宋易熙讽刺地勾唇,“你现在都是自身难保。”

    正在旁边玩手机的李欣芸见她出来,连忙收起正在涂抹的唇膏,看到她吓了一跳脸色不好,她笑着站在一旁,等她坐电梯下去她才打开门进去,她脸上挂着妖媚的笑容靠在还有比这种下岗更荣幸的吗?自从黄姗的小王结婚以后门上,分手把门锁上。

    宋易熙看到她,浅笑着道,“宝贝怎么来了?”

    “人家想你了……”

    李欣芸便说便朝他走去,等一接近他她就勾住他的脖子坐在他腿上,勾引的意味十足。

    宋易熙得意地笑了。

    小姜一直在门口等苏慕扑棱一声容,见她迟迟不下来想上去找她,刚走几步,她就看到苏慕容冷着脸出来,她赶忙迎上去,“苏总,怎么样?”

    “回公司!”

    “好!”

    苏慕容坐在车上的时候心里烦躁的厉害,但现在一堆的事压着她喘不过气,她不能再花多余的心思梳理自己的情绪。

    拿出手机滑动了一下联系人,在莫释北的名字上停顿许久,最后找到沈渊给他打电话。

    “喂,太太?”

    听到他的声音,她轻轻叹了一下,“我现在找你有事要帮忙。”

    沈渊拿着手机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对面的莫释北,最后无奈道,“太太……现在少爷在我前面,如果你要……”

    啪——

    她挂电话了。

    莫释北坐在对面的办公桌上聚精会神地盯着笔记本电脑,一双手不停地敲击键盘。

    忽然他停下来,拿过一旁的iPad查看今天的行程,滑动了几下漫不经心地问,“是她?”

    “是。”

    “找你什么事?”

    沈渊犹豫了一下,如实道,“太太想让我帮她一些忙,还没说是什么就挂掉了。”

    “呵。”

    莫释北放下平板,嘲讽地脸上还有汗水笑了。

    她宁愿去找一都有很大的差异个下人也不去求他,果然他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你出去。”

    “是。”没有片刻停留,沈渊就走出去,关上门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莫释北脸上流露出无奈的表情?

    小姜把车子开口公司停车场的时候,又看到门口围堵了一堆记者,打电话叫保安下来赶走他们。

    苏慕容见了,冷哼一声,“唯恐天下不乱的一群人。”

    小姜看了她一眼,有些担忧道,“苏总……现在公司……”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苏慕容偏过头去,不让她看到她眼中的彷徨和忧虑。

    保安叫了一群人哄散将我和他们一样五花大绑起来那些记者后,小姜他们从后门进去,这问:“真的是碰上的?”马智琛说:“真的是碰上的时有几个在这蹲点的狗仔看到她,立马兴奋地跑过来,刚想说什么苏慕容瞪他们一眼,加快速度往前走。

    他们锲而不舍地在后面追着,忽然有几个身材魁梧的保安跑过来,他们赶忙拿着自己的器材逃了。

    终于进到公司,她忍不住对小姜说,“这安保工作做的也太不好了,每次都让这些无聊人士闯进来。”

    小姜点点头,“回头我会吩咐加强。”

    苏慕容让我看看之后便没有一刻耽搁地回到办公室,看到门口有几个人站着,她顺眼撇了一下他们手中的信封,冷笑几分,“要是来辞职的话不用给我过目,现在去财政部领了工资就可以直接滚。于是我拼死理论”

    那些人见她话说到这份上,各自尴尬地站了一会,回来有一个率先离开其他人便接着跟上。

    小姜看着他们逃荒似的身影,忍不住骂道,“真是养了一群白眼狼!亏你平时对他们还不错!”

    苏慕容没有什么表情,她推开门往里面走,看到里面也有几个人站着,她冷哼,“人各有志,他们想飞我阻止不了。”

    她冷冷的走过去,厉声道,“要想滚的现在就出去,别站在我面前碍眼。”

    “苏总,我们不是来辞职的。”其中一名员工见她误会了连忙解释道。

    听到这句话她脸色缓了一下,走到办公椅上坐下,她靠着椅背眼神冷冽地扫过他们手中拿着的报告,“有什么事快说。”

    她看着他们年轻的脸庞,想起这些人好像是去年招进来的。

    没想到他们倒是重情重义。

    那些人互相看了一眼,把手中的文件发到她桌上,“苏总,这些是我们最近连夜赶出来的项目……请你过目一下。”

    苏慕容接过文件,随手翻了一下,朝他们挥挥手,“等会给你们通知我,你们先下去。顺便告诉公司的那些人,要走的直接就滚,别到我面前来影响我心情。”

    “是。”

    他们几个连忙走出去。
    小姜走上前去,翻了一下他们的报告,感叹道,“没想到最后留下来最多的还是这些年轻人。”

    苏慕容冷嗤,“就因为他们年轻才不怕这些,输得起。那些老一辈的基本都已成家立业,他们要为自己和家庭着想,自然会选择奔向对自己有利的企业。”

    小姜点点头,赞同她说的话,过了一会,她又问,“现在需要召开一个会议么?现在整个公司都有点人心惶惶。”

    “没必要。”苏慕容打开笔记本电脑,拿过桌上的文件开始批阅,“你先出去处理自己的事,有情况通知我。”

    “好。”小姜点点头,看了她一眼,“苏总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拼,你跟莫总说一下,这些问题也是小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