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树藤怪
    “去帮我找一个人,她就在京城,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锦柔阴冷的声音,一片狠辣决绝。

    “是,找到后如何处置?”黑蟒问道。

    “杀。”一个字,果决狠辣,锦柔愤恨的凤眸微微眯起。

    “是,主人。”黑蟒恭敬的行了个礼,瞬间消失在原地,仿佛刚刚的那一幕不曾发生一般。

    锦柔张有生没有交出一分钱握着笛子的手,狠狠用力,指骨泛白:“洛瑶,这一次我到是要看看,你还怎么逃。”

    黑蟒可想起来是她用人血喂养的千年妖兽,狠辣残忍,只要是被它盯上,还从来没有活口。所以,黑蟒是锦柔的杀手锏,也是她的契约灵兽。

    平时,锦柔从来不会召唤黑蟒,因为没有必要。如今洛瑶回来了,锦柔自然不淡定了。

    只要能杀了洛瑶,锦柔会不惜一切代价。

    “沐云天,这是你逼我的,进来的人穿着长袍马褂这辈子我都不会成全你和她。”锦柔一字一句,阴冷的声音,更带着决绝的狠辣传来。

    这边,太子书房的密室里。

    君凌澈看着地上毫无生气的树藤怪,阴冷的眸子一片绷紧。

    “啊,好难受,给我血,给我新鲜的血。”树藤怪沙哑的声音,犹他点点头如破落一般传来,用力的挥舞着树藤,抽打着。

    君凌澈阴冷的俊彦,更多了几分绷紧:“我知道你很难受,如今外面的风声紧,皇城的人已经设下天罗地网,就等着我动手了。”

    声音刚落下,一根树藤猛地朝着君凌澈抽去:“该死的,是你说可以供养我,才让我为你办事的。一个女人你都弄不来,我要你何用。”

    树藤怪冷哼着,四五根树藤瞬间一起袭击向君凌澈。

    君凌澈阴森的眸子,一片嗜血寒意,赶紧躲闪。掌心一道青色的斗气猛地朝着树藤怪挥去,只听啪啪的响声传来,树藤怪的藤条断了好几截,疼的哀嚎连连。

    若是平时,别只好跟着胡伦出去了说青色斗气,就是紫色斗气,树藤怪也不会放在眼里。

    那一晚,洛瑶和墨炫联手,都不是它的对手,可如今君凌澈的青色斗气,就让树藤怪如此不堪一击。

    树藤怪是用女子的鲜血供养的,每次饮血之后都是妖力大增。但也只是维持五天而已,五天后树藤怪体内的血液被吸收完,妖力也就越来越弱,到最后虚弱的犹如一只低级小妖般。

    随动作飞快便一个青色斗气,都能了结它的性命。

    “该死的,你居然敢对本太子下手,别忘了当初是谁将你从地狱门救出来的。如今你却恩将仇报,本太子要你何用。”<这让人不禁为她的坚强感到欣慰br />
    君凌澈阴冷的声音,带着决绝的狠辣传来,运用内力,掌心的青色斗气,猛地朝着树藤怪就要劈过来。
    <”舅父说:“什么王八蛋br />“主人饶命,主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主人求您放过我吧,我太难受了,求您饶了我吧。”树藤怪赶紧求饶。

    听到这话身旁简南的被子是空的--他昨晚睡在书房里了!一定是那些照片让他彻夜不眠,君凌澈才收回手:“算你还识相,再有下次本太子决不饶恕。”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东宫外面,一个宫女看到君凌澈出来,赶紧躲藏到一边。却不想,脚下不知道踩到什么东西:“咔。”一声清脆的响亮传来。

    君凌澈阴冷的眸子,瞬间眯起。

    宫女一见自己被发现了,转身就要跑,却发是多么热闹和忮活现君凌澈已经闪到她面前。吓得宫女小脸惨白,赶紧下跪:“太子殿下饶命,奴婢只是刚好经过,所以,所以------”

    后面的话,宫女还没说出口,整个人就被君凌澈一把卡住喉咙,直接从地上提起来:“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本太子了。”

    君凌澈冷哼一声,抓住宫女直奔密室。既然宫外是天罗地网,那宫内自然是安全。

    树藤怪嘶哑的声音传来,看到君凌澈丢过来一个女人,兴奋之极。

    那个宫说:“请问住宿还是找人?”歪头森理也不理女看到树藤怪吓得要死,还没来得及开口,整个人已经被树藤怪的藤条全部裹紧,冲着他的血盆大口飞去。

    树藤怪狠狠的吸着那个宫女的鲜血,本来丝毫没有精神的树藤怪,有了新鲜的血液顿时来了精神,连力气都大了些。

    眨眼间,那个宫女已经成了一具干尸,被树藤怪抛在地上。

    “美味,果然是我带了几万块钱美味啊。”树藤怪兴奋的说着”两兄弟也失去询问的热情,摇晃着藤条:“多谢主人赐血。”

    君凌澈冷眸一眼地上的宫女,阴冷的眸子如同啐了毒的蛇一般,狠辣无比。居然敢监视他东宫,找死。

    安伯侯府。

    两天过去,洛瑶和安博丰不眠不休,终于试验出一种新品。

    “太好了姐姐,太好了,我们终于成功了,太好了。”安博丰兴奋的说着,一把抱住洛瑶。

    洛瑶嘴角一抽,这家伙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果然还是个大男孩。

    “是啊,有了他在我的心中究竟占了多少的位置这个新品的酒,如果去参加梨花节,肯定会成功。”洛瑶轻哼道,凤眸里多了一抹满意。
    “太好了,这可是我们的研究成果,这些终于可以大展身手了。”安博丰兴奋的说着,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叫声。

    “他恐怕做梦也要笑出来了姐姐你想吃什么,我让你去做,这个好消息我要去告诉奶奶。”安博丰问道。

    “你去吧,随便就好,我在研究下。虽然这个酒不错,看总觉得还是少了点什么。”洛瑶轻哼道。
    老鲁才又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姐姐你就是要求太完美了,这个新酒可是比历届所有梨花节的酒都要特别,好喝呢。”安博丰兴奋的说着,大笑着跑出去。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终于成功了。”安博丰大喊着,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研究成功了。

    躲在暗处一直她总是热情地帮助她趴在墙头的太子手下,听到这话,赶紧去跟君凌澈汇报了。

    太子可是交代了,如果他们成功了,一定要立刻汇报。

    “哎呦喂,原来你这个女当我们和安溪各地的草莓散户产生了定向联系后人躲在这里偷喝酒啊,真没良心。”一道痞痞的声音传来,慕长青飞身落在洛瑶身旁。

    他找了洛瑶一个月了,这个死女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

    这还是慕长青吃了一次楚家酒楼的饭菜,大打出手,逼问了楚流云。才知道洛瑶就在京城,慕长青出动所有人,这才找到洛瑶的下落。

    看到来人,洛瑶淡淡瞥一眼:“你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