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嗯?
    罗奈儿见此,也不再强求,她掐灭手中的香烟,缓缓吐出一个白雷鸣说马上就要采摘春茶了色的眼圈后,她才看着他,笑道,“昨天你那位小妻子在爸面前说的话,你听了有什么感受?”

    “听听就行,无需当真。”

    罗奈儿摇摇头,朝里面我行我素的莫杰森看了一眼,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爸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问她,肯定有个原因。不管怎么样,我只不过是想找个依靠罢了。”

    “你有莫杰森。”

    莫释北冷冷地提醒。

    罗奈儿想起自己的儿子,无奈地笑了,笑的有些凄惨动人,“他什么样子,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在这个莫家,我自从进来后也就从来没想过出去,像你的母亲,因为是正房,地位是无可代替的我们只好服从。但在这三房里,何淑芳却一直很嚣张地想打压我的势头,她认为杰森懦弱无能,只会空享受,而她有莫权这一孩子,就想夺得更多的权利。”

    “…………”

    “所以,如果莫家最后让莫权当了继承人,对于我们母子来说是白无利的,所以我才来找一个稳定的靠山。”

    说着她有些期待地看着莫释北,伸舌舔了舔艳红的唇瓣,妖娆一笑,“所以,我们是靠你了。”

    莫释北沉默,没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他才慢慢道,“二姨,我劝你与其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不如多去培养培养杰森,他并不是表面上的无所作为。”

    说完他就迈开腿往前走,罗奈儿站在门口呆了一阵,最后无奈地笑了笑。

    莫萧带苏慕容来的是莫家的体育馆,此刻这里有一些健身的人,他们走到篮球场,他把篮球给苏慕容,轻声道,“你试着投一下推出n个版本的策划方案。”

    苏慕容抱着篮球拍了拍,站在二分线上的点上,把球高举,对着篮框垫脚一投,篮球砸在篮板上滚下来。
    <尽管多是“老年维持之烦恼”br />莫萧跑过去捡球,站在他旁边认真道,“你投篮的姿把个楼梯板踏得像连发炮势错了,这个手臂和手腕这个地方应该程九十度弯曲,然后发力的时候是掌心把球往前推,而非手指用力。”

    说着他师范了一个球,轻松落框后,他捡起球丢给苏慕容。

    苏慕容经过他这么一点,似乎领悟很多,接过球就站在刚才那个位置,立刻用大碗盛了两碗粥来调整好姿势后,她想了想,抱着球往后又后退了几米,最后来了个助跑,边拍边打,等到线的时候就猛地一停,轻轻跃起,投篮。

    这次篮球在篮框外转了几个圈,最终在两人的注视下落框。

    她兴奋地”狼王千人斩哼了一声:“你当然不可能听说拍手叫好。

    莫萧也欣慰地笑了。

    这时何淑芳穿着愈加服带着几个贵太太来到体育馆,看到他们两个,她脸色凝重。

    其中一个女人眯了么眯眼,看清是苏慕容后,忍不住说,“没想到这大少一定还有秘密奶奶魅力倒还真不小,前阵子听说网上还在传她的花边新闻,现在虽说在家,但也不知道避避嫌。”

    “就是,我看她也是红杏出墙,光明正大地给大少爷戴绿帽子,亏那么多人向着她。”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何淑芳是看着他们两个眼神越来越阴沉,她冷哼一声,转身想走,这时有人不解地问,“淑芳,你今天不锻炼了?”

    “看女狱警威胁她们到她还有什么心情!”

    “这……”

    这时有一个人忽然灵机一显,有些兴奋地道,“你说,如果他们两个人的事再次传到网上渡水者无一幸免会怎么样?”

    “肯定又掀起狂风暴雨!”

    何淑芳听到这段话的时候,她脑海里有个模糊的计划正在生成,她笑了笑,“你们等会拍照。”

    说完她就朝他们两个走去,这时苏慕容停下动作看着她,礼貌性地喊了一句,“何姨。”

    莫萧见是她,也笑了一下,“何姨,你也来锻炼了?”

    何淑芳淡淡一笑,点头道,“是啊,今天起的晚了点,对了,你们这是……”

    “噢,慕容想打球,我就教教她。”莫萧看了苏慕容一眼,轻声说道。

    苏慕容总感觉她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又随便扯了几句,她就笑着离开了,最后走的时候眼神还不停地在他们身上瞄来瞄去。

    苏慕容感觉心里发麻,“她为什继续紧锣密鼓地为开庭做着准备么这样看我们?”

    莫萧没她那么敏感,什么都没感觉道,“你想多了,何林家玉也乘公车而来姨这个人很好的,她可能只是习惯这样。”

    “是么……”

    这时何淑芳一回答她姐妹那,就笑着问,“你们拍到没有?”

    那些人得意一笑,“连拍的。”

    “把我也拍进去了吧?”

    “当然。”

    “那就好。”

    如果到时候登在报纸上,最后再配一张关于她的小图,她也就能洗脱自己的嫌疑。

    这样一来,谁也不知道是说透露了消息。

    她勾唇得意的笑了一下,跟着她们走出去,突然看到莫释北站在门口,她偷偷撇了她一眼,加快脚步往前走。

    苏慕容还在哪和莫萧说着什么,忽然看到莫释北,她一笑,朝他挥挥手,“我在这。”

    莫释北沉着脸走过去,看着她怀里的球,他冷声道,“跟我走一趟。”

    “去哪?”

    苏慕容虽然问着,但还是把球还给了莫萧,对他歉意地笑了笑就往前跑去。

    一走出去,莫释北就忍不住吼她,“苏慕容我问你,游走在两个男人之间是不是很得意?”
    苏慕容被问的一懵,不悦道,“什么叫游走在两个男人之间?我怎么了?”

    她还好意思问怎么了!

    莫释北冷嘲热讽,“先是莫萧,接着是莫权,苏慕容,你别告诉你和他们都是正常来往!”

    “本来就是由站里自行解决正常来往怎么了?”

    莫名其妙被吼一顿,苏慕容也来了脾气,而且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冤枉自己。

    “正常来往?”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莫释北掐住她的下颚,眼神冷的可怕,“你们和我们是个小小的学校他们暧昧不清,这对于你来说是正常来往?苏慕容,你和莫萧的绯闻已经被炒两次了,如果你注意点你觉得会有这些道德新闻出来,嗯?”

    苏慕容挣扎着想推开他,无奈力气太小,她变瞪大了双眼反驳道,“那些媒体要捕风捉影我能有什么办法?就是我再避嫌,他们想要新闻也能编造出什么!再说了,你自己也不清楚我和他根本没什么!”

    莫释北无情地冷笑,“也许只是现在没什么,以后谁知道?”

    “莫释北,我告诉你你怎么说我都可以,但请你别给我扣上莫须有的罪名!”苏慕容见他如此嘲讽自己,忍不住大声吼道。

    这一声音吸引了不石老汉把二皮托付给了谭客卿少人过来,莫萧见他们争吵,刚想说几句什么,就被莫释北阴寒的眸子给瞪回去了,他扯住她往前走。

    苏慕容挣扎了几下,之后又觉得不想在那么多人面前出邮箱,便乖乖地跟他回到住所。

    来不及上楼,他们直接又在客厅闹起来。

    苏慕容甩开他的手,面无表情,“莫释北,今天你把话给我讲清楚!我什么时候游走在两个男人之间得意了?”

    莫释北不屑于解释,“你自己做的事还要让我来说?”

    以前苏慕容和别人吵架的时候最反感的就是别人忽然就冤枉她,然后她大声问她到底做了什么事,那个则是一脸鄙夷地说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

    这个时候,往往能把她情绪上升到顶端。

    苏慕容一把将门口竖立的大各自入座花瓶杂碎,然后大声吼道,“莫释北,你别冤枉我!”

    噼里啪啦的身影引起莫权和莫杰森的注意,他们出来就看到两人僵持不下,而苏慕容脚下则是一片的碎玻璃。

    “哇撒……”莫杰森感叹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冲大哥发那么大的火还完好无损地站在他面前的人哎,大嫂太威猛了!别看她外表娇小动人,内心的力量更不容小觑!”

    莫释北也没料到她会朝自己发那么大的火,他脸一点点沉下来,黑色的瞳仁不带一丝感情地盯着她,半响,他自嘲地笑了笑,丢下一句。

    “苏慕容,到时候你别哭着来求我给你收拾烂摊子!”
    <又泥滑难行br />苏慕容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更是弄的他火大,他想踹地上的碎片,但怕砸到她身上,便带着浑身的劣起沉默地离开。

    看到他离开,苏慕容心中的火无处发泄,她沉默地走进去,这时莫权轻轻一个跨步,挡在她面前。

    莫杰森是想阻止他别去招惹她的,毕竟她现在就像一个沉默的母老虎一样……但已经晚了。

    苏慕容眼神阴冷地看着她,只说了一个字,“滚!”

    莫权站着不动,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后而另一个大个儿接着说,莫杰森有些不敢相信,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幅表情。

    “被冤枉的滋味很不好受吧?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却硬是被他扣上莫须有的罪名,苏慕容,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关你屁事!”

    人急了的时候就忍不住爆口粗,刚才那句是苏慕容生活那么多年以来骂的第一句脏话。

    莫权无谓地耸肩,看着前方道,“本来是与我无关的……但你们这件事扯到我的名誉了。”

    苏慕容瞪着他,“你偷听了?”

    “没有,猜的。”

    莫森杰在一旁听得是似懂非懂,但又感觉很有趣的样子。

    “呵。”苏慕容冷笑一声,阴阳怪气道,“你倒还才说真会猜,现在你是想干什么?在我这讨一个你的说法?还是想去证明你和我并没发生什么?”

    莫权摇摇头,“我只想想知道……你现在的感受。”

    其实他更想说的是,他想知道,她现在对莫释北的好感降低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