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依靠自身
    进入十一月,气候变得愈发寒冷,洪承畴的心也如同这气候一般变得阴冷,被围困在延庆州城大半个月的时间了,他率领直到中断的洪军,从山西大同赶赴延庆州城是十月初三,在获知延庆州城很有可能是后金鞑子主攻的方一定要说……”“那么好吧向之后,他是决定转移到保安州去的,期间是有很多时间可以离开的,可随着宣府三卫和龙门卫军士的到来,麾下的大军人数增加到十余万人,洪承畴决定撤离的命令被搁置,京城以西绝大部分地方都是平原,后金鞑子以骑兵为主,移动速度快,若是率领十余万大军贸然撤离,遭遇到后金鞑子尾随追击,后果不堪设想。

    局势的发展大大出乎了洪承畴的预料,后金鞑”田芳说罢哈哈笑起来子行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多尔衮率领的大军之中,居然有汉军,而且孔有德、尚可喜和耿仲明等人悉数参与作战了,在围住延庆州城之后,三人还专门给他写信,劝他投降大清国,这让洪承畴异常的气愤,也对自己前面做出的战术部署产生了忧虑和怀疑。

    果然,熊文灿率领的五万前军,在增援延庆州城的过程之中,遭遇到后金鞑子的伏击,几乎是全军覆没,密云卫和营州卫的两万军士临阵脱逃,最终投降了后金鞑子,这件事情在朝中引发了极大的震动,也让洪承畴心情更加的恶劣,到了这个时候,他很清楚,自己所做的里应外合打击后金鞑子的战术布置,算是完全失败了。

    到了这个时候,唯有率领洪军、延庆卫、宣府三卫和龙门卫的十余万将士,拼死守住延庆州城,继续等待救援,才是唯一的办法了。若是延庆州城被后金鞑子攻破,驻守的十余万大军被后金鞑子歼灭,那么对朝廷的打击恐怕是毁灭性的。

    洪承畴内心还有一个希唐小舟跟在他的后面望。那就是郑勋睿和郑家军,当初做出全面的战术布置之后。他专门给郑勋睿写信了,尽管信函之中没有明确要求郑家军参与到征伐之中,但意思是非常明确的,希望郑家军能够参与到征伐之中。

    洪承畴对郑勋睿的崛起有些担忧和嫉妒,可是大事情来临的时候,他还是非常清醒的,知道应该做什么事情,知道该做什构筑起一条大坝么决定。

    很长时间得不到外界的消息。延庆州城被后金鞑子死死的围住,派出去的斥候全部被后金鞑子擒获斩杀,消息断绝,延庆州城犹如被围困在铜墙铁壁之中。

    目前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身了,洪承畴已经下定决心,不管外面任何的变化,他都是要守住延庆州城的,不能够让后金鞑子拿下。

    可惜一个巨大的问题已经悄悄的浮现出来,那就是粮草的问题。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谁都清楚粮草的重要性。洪承畴在出发之前,也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的,大军携带的粮草是非常充足的。至少半年时间不需要操心,可惜事态的变化出乎了他的预料,延庆卫、宣府三为和龙门卫军士携带的粮草都不是太多,不可能长时间的维持,再说这是在北直隶征伐,按照朝廷的规矩来说,征伐的大军需要地方上提供粮草,故而宣府三为和龙门卫不可能携带太多的粮草也是可以理解的。

    十余万大军驻守延庆州城之后,粮草的消耗是巨大的。军需官已经禀报洪承畴,大军的粮草。最多还能够维持两个多月的时间。

    熊文灿率领的援军已经被后金鞑子打败,天知道下一路的援军什么时候抵达。两个月的时间看似是很长的,回来再说其实一晃就过去了,若是得不到外不就考个村干部吗?就当丰富自己的人生经验了!”姐夫也说:“换个环境会开心些的界的支援,延庆州城被围困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不是没有可能的。

    一系列的问题都慢慢的暴露出来,洪承畴明白,他麾下的高级军官也是明白的,至于说诸多的军士,也不完全都是傻子,这些问题的蔓延,如同一枚枚的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炸了,问题暴露引发的每一次震荡,都需要洪承畴全力去解决。
    熊文灿率领的前军被打败,按照常理分析,后金鞑子会开始全力进攻延庆州城了,至少不会如同前面的试探性进攻,可能会发动大规模的攻击,洪承畴真正的压力即将到来,这个时候激起军士的斗志,拼死守住延庆州城,才是最需要考虑和部署的事宜。

    洪承畴开始不断召集各级的军官,了解军士的情绪,同时亲自到军士中间去了解情况,甚至直接与军士交谈,给与必要的鼓励,亲自澄清一些问题,譬如说有人传闻,说是主帅洪承畴准备率领五万洪军突围,留下延庆卫、宣府三卫和龙门卫的军士驻守延庆州城。
    洪承畴这样的做法,稳定了绝大部分军士的心,九成以上军士的思想都是朴素的,他们认为毕竟这是北直隶的延庆州城,距离京城也不是很远,朝廷不可能弃之不顾,深入关内作战的后金鞑子,也不可能没有丝毫的顾忌。

    睿亲王多尔衮的想法别忘了写封信回去也出现了变化。

    率领然后在杨墨书桌前坐下来十五万大军入关劫掠,最主要的目的有两个,其一是削弱大明朝廷的实力,尽量多的抢夺钱财和人口,其二是演练满八旗、蒙古左右营和汉军联合作战的最佳方式,探索出来一条路子,让满八旗、蒙古左右和汉军发挥各自的特长,联合起来,取得每一次战斗的胜利。

    这两个目的,基本达宣抚司使覃邦彦还毫无知觉到了,战斗厮杀到了如今的程度,局势越来越明朗,多尔衮想的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他毕竟是大清国数一数二的骁将,有着不一般的眼光。

    打败了明军增援的大军,让两万明军投降,这令多尔衮彻底明白了,驻扎在北直隶的明军的确不堪一击,甚至不敢和八旗军面对面作战,既然如此,何不趁着这次的战斗厮杀,真正威胁到大明的京城,让大明的那位崇祯皇帝,迫不得已抽调山海关的驻军作战,就算是崇祯皇帝不愿意抽调山海关的驻军,但总是会抽调其他地方的军队前来增援,只要打败了这些增援的大军,同样会让大明朝廷元气大伤。

    战斗厮杀到了那样的程度,多尔衮甚至可以率领大军到南方去劫掠一番。

    内心里面,多尔衮也想见识一下郑家军,难不成郑家军真的是那么骁勇,要知道八旗军数次败于郑家军,损失还是有些惨重的。

    见识了明军的战斗力,多尔衮认为,郑家军也强不到哪里去,也许前几次的作战,是因为多铎、阿济格和阿巴泰等人大意做造成的。

    想要实现所有的目标,第一个任务就是攻下延庆州城,彻底剿灭延庆州城内的明军,如此后面的计划就可以一步步实现了。

    如何的拿下延庆州城,多尔衮有自身的想法,刚刚投降的两万明军,应该是派上用场的,他们既然投降了,那就要服从指挥,参与到攻打延庆州城的战斗之中去。

    多尔衮打心眼里是瞧不起这两万明军的,见周一心在三天的约定期限内拿来了三百元钱这些人临阵脱逃,为了保全性命选择投降,甚至不能算是真正“肚子饿了……”“你肚子饿了说不出话的军队,在他看来这些人也就是炮灰,留着甚至浪费粮食,故而攻打延庆州城的时候,这些人冲锋在最前面,完全采取强攻的方式,死伤多少都无所谓,只要能够拖垮或者让守卫城池的明军疲惫不堪,目的就达到了,八旗军的军规是很严格的,战斗之中若是出现逃跑的情形,那是杀无赦的。

    相比较来说,孔有德、尚可喜和耿我曾经被力钧说动了心仲明麾下的汉军,战斗力强很多。

    考虑清楚之后,多尔衮和杜度私下里商议,做出这种生意我做不来了最终的决定。

    孔有德、尚可喜和耿仲明三人进入中军帐的时候,看见多尔衮和杜度两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三人百般滋味在心头。

    “孔将军、嬉笑着:“大当家的尚将军、耿将军,本帅决定了,大军做好一切的准备,还是发挥他的强项从后日开始,强攻延庆州城,本帅必须要拿下延庆州城,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建议。”

    对于这种公式化的询问,孔有德等人是知道其中意思的。

    “一切听从大帅的安排。”

    “很好,此次攻打延庆州城的战斗,本帅决定由杜度指挥,孔将军、尚将军和耿将军协助指挥,攻打延庆州城的战斗,以刚刚投降的明军和汉军为主,其中两万投降的明军负责实施主攻,本帅的决心已定,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其实之内攻破延庆州城。”

    孔有德等人的脸色变化了,多尔衮的意思他们明白了,刚刚投降的两万明军,其实就是炮灰,拼死的攻城,用血肉之躯拖垮驻守城池的明军,这些投降的明军,可能做梦都想不到,等待他们的依旧是一死。

    看见孔有德等人脸色的变化,多尔衮的笑容消失了。

    “怎么,三位将军觉得这样的安排不合适吗。”

    “不是,动情地说:“没想到你还活着大帅的安排很好。”

    一边的杜度在孔有德说话之后,跟着开口了。

    “大帅命令我担任总指挥,有些话我就要说到前面了,战斗厮杀,军令第一,若是有人敢不服从军令,不管是谁,我都不会轻饶,希望三位将军能够明确告诉投降的明军,他们想要真正效忠大清国,就要拿出勇气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