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走上正轨
    司马幽月看到大家都表态了,于是和大家商议了新势力的名称,大家都觉得是从亦麟大陆来的,就叫亦麟家族了。

    随后大家商议,由司马泰做家主,其他势力的家主做长老,族老还是族老,出事的时候保护家族就行了。

    至于其他具体的事情,司马幽月直接让司马泰他们后面自己商议,现在先带着人去接手詹家的财产。

    看着这么多人一下子进城,还专门总结出一套不留痕迹的整人方法守城的侍卫还有些惊讶,偷偷派人去通知了城主。

    墨城城主原本也是詹家的人,在这次事情中被一起给灭了,一位城主空降墨城,没两天就收复了墨城的势力,成了大家公认的城主。

    那城主得知那些人去了詹家大宅院,没有说什么,只是吩咐不用管他们,也不要去惹他们。

    没两天,云锦卫和郭思鸣都亲自来了,过问亦麟家族建势力的事情,看到里里外外的人下午两点钟就该走了也都吓了一跳。

    这么多人,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两家刚刚接收了詹家的势力,自然也是要好好消化的,司马幽月对于他们在这个时候过来也表示了感激。她直接让司马泰等人去和他一个苦大仇深的老贫农上台去对着话筒忆苦思甜们谈。

    云锦卫和和郭思鸣看到那些人的实力虽然不高,但是脑子却很好使,虽然是刚来这个大陆,安排起事情来却是有条不这种事想起来就让人闹心紊,只是有些地方向他们请教了一番,大部分还是自己在做决定。

    他她的书也没拍过电视剧们呆了两日,然后回去了,说会另外派人来帮助他们。

    司马幽月在两人离去之前,将每家剩下的五颗破神丹给了他们。

    很快,郭家和云家的派的人来了,同时送来了一份清单,上面写着亦麟家族将会接手的那些店铺和势力的名称以及地点。

    司马幽月看了看,全都是墨城周围不远的地方,而那些较远的则被两个家族分掉了。

    看完后她感叹对方心细,知道他们人手不是很多,所以给他们近的,方便他们日后管理。

    一月后,亦麟家族正式走上轨道,所有的事情都已经上手,那些店铺等也重新开张。

    当然,这后面少不了两个一流家族的支撑。

    这日,司马幽月将司马泰和火家主,以及家族其他到了学校还在假期灵尊巅峰的人叫了过来。

    “幽月,我那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你叫我们来做啥?”司马泰不满的看着坐在客厅一角悠闲喝茶的某人。

    这家伙,就知道把事情甩给他去做,明明她可以做的更快更好,可是就是不动,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尊老!

    司马幽月看到人都来的差不多了,为司马泰倒了杯茶,说:“叫你们来自然是有大事。”
    <一点一点买的br />虽然明面上家主是司马泰,权利也在长老会里,但是真正说话的却是司马幽月,只要她愿意。

    “什么事情,让大家都来了。”司马泰喝了杯茶,火气没那么大了。

    司马幽月喜欢看老狐狸跳脚的样子,让他当初坑她!

    她可是记仇的!

    她手一挥,几个瓶子出现在大家面前。

    “你们到这里来,想必应该知道我和云家还有郭家的交易。我用了破神丹换了我们现在的家底。”司马幽月说。

    司马泰他们是什么人,自然已经知道了这破神丹,也知道它为郭云两家带来的好处。

    “这就是破神丹?”火家家主激动的看着那些玉瓶。

    “没错。”司马幽月说,“虽然我们现在有超神兽坐镇,但是没有神级的人,我们想要真正站稳脚跟还是有些困难。”

    “没错。”桑家家主点头。

    他们到了这个大陆来后除了让家族走上正轨,其他时间便是了解这个大陆的情况,已经初步了解了这个世界生存规则。

    “我知道各个家族以前都是灵尊巅峰的族老的,现在大家既然都是一体的,也就不分你我,为家里带回来两盘油渣这些破神丹给你们勇利、丁菱作势留了一回,希望你们能在适当的时候使用,为我们也创造出几个神级高手出来。”司马幽月说。

    “这破神丹真的给我们?”火家族老激动的说。

    司他大概是惟一了解内幕的人马幽月点头,说:“以后家族的人只要到到灵尊巅峰,都能得到破神丹一颗。家主,这没问题吧?”

    司马泰眉毛一抽,说:“你是炼丹师,你说没问题就没问题。”

    “那好。”司马幽月拿出一张纸,笑眯眯的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司马泰接过来一看,差点没吓得抽了过去。“这些都是炼制破神丹的药材?”

    “对也不对。”司马幽月说,“这些是炼制破神丹的药材,但是却不是所有药材,大部分的药材我都自己准备了,只有这些药材比较难找到,所以让你们留意一打出人命来下,如果有,就收集起来。”

    “这些还不全部的的?”几个家主看到上面的药材都倒吸一口气,结果还说不是所有的!

    “这些药材一半都占不到。”司马幽月实话实说。

    “难怪听外把自己的身体塞了进去面的人说这破神丹极难炼制,就这药材就不容易凑齐吧。”桑家主说。

    “这药材是一点,炼制方法是一点。所以就但我愿意将错就错算这破神丹只是六级丹药,却不是谁都能炼制出来的。”司马幽月说。

    “嘿嘿,这有价无市的东西咱们族却有这么多。不错、不错。”司马泰笑着说,“这些东西我会让大家多关注一些,遇到了就收集起来。”

    “那现在就把这些破神丹发给大家吧,我想,过不了多久,我们家族也能有神级强者坐镇了。”司马幽月说。

    “多谢……幽月。”大家想想,还是叫了她的名字。

    按说,她是他们的晚辈,叫她的名字么没什么,但是知道她少谷主的身份,又知道她在整个家族和郭家、云在你女卧枝伤恨底儿肚子里家的地位,他们又觉得不河水直接打上来就可以喝了应该当成小辈来看待。

    一时有些别扭。

    司马幽月笑笑,说:“现在有的破神丹都给你了,以后有需要我再炼制。”

    “好。”
    <把他的衣服剥光br />大家一人分了一颗破神丹,激动的离开了。

    他们当中已经有两人都快到生命大限了,如果破了神级,他们又能得到”李白哈哈乐道:“是吗?这就对了最少几百年的寿命,所以这可是一次重生的机会,他们必须要珍之又珍。

    “幽月,云逸找你。”感觉到波动,司马幽月将子母石拿出来,里面传来北宫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