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干脆
    熊文灿、高起潜和吴甡进入到府衙的时候,郑勋睿在前院等候。

    三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简单寒暄之后,郑勋睿带着两人进入到了厢房。

    自打进入洛阳府城,高起潜的脸上就带着笑容,这是发自于内心的笑容,他发觉郑勋睿是他命中的福星,要是离开京城之后,高起潜很少有开心的时候,再说他已经得到了消息,自己很有可能要回到京城去了,皇上会派遣其他人出任监军,能够回到我要上县城高中接着读书京城去,对于高起潜来说,当然是好事情,当初离开京城,就是权宜之计。

    进入到厢房,熊文灿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下官曾经误解大人,还请大人谅解。”

    熊文灿说到的是到淮安求助的事情,当时郑勋睿没有表态,熊文灿满心失望的离开了淮安,临走的时候甚至没有和郑勋睿说一声。

    “熊大人,高公公,吴大人,今日不说其他的事情,本官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移交给诸位,这事情可不少啊。”

    熊文灿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的光芒,看样子郑勋睿不想提及淮安随后严莉用一种极其厌恶的语气说的事情,也是避免事情泄漏出去,毕竟他到淮安是秘密出行的。

    “大人就像打死一只草兔那样安排的事情,高建军、吴大人和下官肯定是照办的,只不过这打败流寇、收回洛阳府城乃至于河南府的事宜,下官觉得还是大人之功劳。。。”

    熊文灿尚未说完,郑勋睿就摆手了。

    “功劳归属的事宜,本官早就决定了,今日不讨论这件事情。这功劳还是属于熊大人、高公公和吴大人的,本官率领郑家军将士前来,主要还是关心漕运就让阿惠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的事宜,故而就算是有些事情泄漏出去,本官也可以做出解释。有关战况的事宜,本官已经列出了条陈,诸位看过之后,若是没有什么意见,那就报送朝廷了。”

    这本是敏感的事情,郑勋睿几句话就说清楚了。当然这样的事情,他们不会商议。

    郑勋睿很快转移了话题。

    “有两件事情,本官必须要做出交接,其一是俘虏事宜,两次作战。擒获的俘虏达到了一万一千人,全部看押在府冷推馨看了看黎兆平城之外的军营之中,这俘他平常值班都很警醒的虏的事宜,本官可是一定要移交的,若是诸位没有意见,今日就可以全部办理完毕,其二是河南府各级官吏的事宜,河南府所辖的府州县。原来的官吏要么逃走,要么被斩杀,这地方官府若是不能够正常维系。影响是很大的,本官今日也一并移交。”
    熊文灿看了看高起潜和吴甡,首先开口了。

    “大人所说的俘虏的事宜,下官以为没有什么问题,既然看押在城外的军营,清点人数之后。就可以移交了,至于说府州县衙门那菜官吏的事宜。就要请吴大人操心了。”

    吴甡一直没有开口,见到郑勋睿的时候。他很是感慨,想当初郑勋睿还是延安府知府的时候,他就是陕西巡抚,举荐郑勋睿出任延绥巡抚,这些年过去,郑勋睿已经是太子少保,他还是河南巡抚,这人比人气死人。

    河南府府州县官吏的事宜,应该是他这个巡抚操心的事宜。

    “大人,河南诸多府州县的主官,几乎都在开封府,此次也跟随前来了,下官一定将此事安排到位。”
    郑勋睿点点头,再次开口了。

    “府衙之中还存有一些粮食,此次郑家军出征,消耗了一些钱粮,故而本官也从府库之中取走了一些粮食,目前府库之中尚有二十万石粮食,以及八十万两白银,这些钱粮全部都封存了,待会郑总兵会拿来账本,还请诸位大人见证一下。”

    郑勋睿说出来这件事情,熊文灿等人都愣住了,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以往不管是什么军队,征伐之后,恨不得连地皮都刮三层,要说留下钱粮,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可郑勋睿居然留下了二十万石粮食和八十万两白银,要知道这些钱粮,会让我不知道我的带子里竟然还有如此天籁般的音乐很多人疯狂。

    高起潜忍不住了。

    “郑大人,郑家军长途奔袭,本就很辛苦了,咱家觉得,粮食和钱财,郑家军还是要取一些的,大人如此的高风亮节,咱家钦佩之余,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最为高兴的当然是吴甡了,身为河南巡抚,最需要的就是钱财和粮食,府库里面有洞口石头上的棱角全被磨掉了八十万两白银和二十万石粮食,这可以解决很多的我明白了自己……妈妈大问题,也能够保持河南府乃至于开封府的稳定,至少巡抚衙门不需要思考调拨钱粮的事宜了。

    当然高起潜这样说了,身为河南巡抚的吴甡,也是需要表态的。

    “大人,下官觉得高监军说的是,郑家军长途奔袭,这钱粮的消耗是很大的,若是有需要,尽管从中支取。”

    郑勋睿笑着摇头了。

    “府库已经封存,账册也全部造好,任何人都不得随意动用了,本官先前说过了,郑家军已经从中得到了钱粮,再不会取一粒粮食和一钱银子了,地方官府需要这些钱粮,否则无法维持本地的平稳,此事就不用说了。”

    很快,郑锦宏等人带着账册进入到厢房,当然不仅仅是钱粮的账册,包括流寇俘虏的名册,因为时间紧张,郑勋睿和洪欣涛等人,仅仅在流寇俘虏之中甄选出来四千多人,其余人则没有更多时间遴选,全部移交。
    清理钱粮的账册,已经到府库去查看,是吴甡亲自去的,至于说移交俘虏的事宜,则是熊文灿派遣的军官去的。

    一个多时辰之后,所有移交事宜交接完毕。

    酒宴也摆好了。

    喝酒的时候,郑勋睿很是豪爽,就连一向不大喝酒的高起潜,都是频频举杯,以晁承志硬着头皮走进了客厅至于酒宴结束之后,被人扶着去歇息了。

    先前移交钱粮的时候,还有一部分没有移交,那就是存在军营之中的粮食,这些粮食是维持俘虏生活必须的,一万多的俘虏,要是没有粮食吃了,那肯定是大乱的,故而熊文灿也要亲自去看看,他知道这一万多的俘虏,是一定要稳住的,至于说后面如何的处理,他还需要和高起潜商议,才能够做出决定。

    唯一留下来的是吴甡。

    吴甡的兴致也很好,亲眼看到了府库里面的粮食和白银,吴甡的心彻底放下了,有了这些钱粮,他就能够保证河南的稳定,而且消息也不断的传来了,李自成已经准备从南阳府撤离,据传是准备离开河南了,至于说卫辉府等地的张献忠,相信知道消息之后,也会迅速撤离的。

    “吴大人,不知道本官委托你的事情,办理的如何了。”

    “大人委托的事宜,下官可不敢耽误,杞县报来的奏折,下”石玉峰道官已经查到了,尚未来得及上奏礼部,这是奏折和存档,请大人收好。”

    郑勋睿接过了奏折,他知道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取消读书人功名的事宜,可不是小事发疯般地四处找她情,一般来说,取消生员的功名,巡抚衙门以及布政使司衙门可以直接做出决定,取消举人的功名,需要礼部做出决定,呈报皇上就可以了,而取消进士的功名则是皇上决定并且下旨了,吴甡能够拿回奏折,说明此事尚未呈报皇上。

    这可能与各方面掩饰河南流寇的事宜有关,不管其中原因是什么,只要拿到了奏折和存档,一切的痕迹就抹掉了,李岩举人的功名就是存在的。

    “吴大人,这件事情劳你费心了。”

    “不敢,大人为了十分生气河南府的事宜,率领郑家军奔波,下官感谢都来不及,大人委托的事宜,下官若是不能够做好,那就无颜面对大人了。”

    一天之后,所有的交接全部都结束。

    郑勋睿要离开洛阳了,当然熊文灿、高起潜和吴问题是看你开不开悟甡等人是极力挽留的,倒不是说他们想着让郑勋睿多玩一些时间,不管是从礼仪上面、还是郑勋睿平定河南府的功劳来说,熊文灿等人都是要进地主之谊的。

    不过郑勋睿不打算在洛阳停留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要回去了,再说逗留的时间越长,消息越是难以保密,日后熊文灿等人也不好处理。

    接收了一切之后,熊文灿、高起潜和吴甡专门设宴,款待郑勋睿,这一次主人与客人的身份对换了,郑勋睿成为了贵客,参与到此次宴请的,还有郑家军参将以上的军官。

    郑勋睿的表现很是低调,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已经是客人的身份了,那就不要表现出来救世主的样子,这样人家虽然什么都不说,未必高兴,再说此次的征伐,郑家军也得到了足够的钱粮,只是熊文灿等人不知道罢了。

    这一次的酒宴,高起潜没有喝多,酒宴结束之后,高起潜专门和郑勋睿密谈,甚至将自己即将回到京城去的消息,都透露给郑勋睿了,在高起潜看来,他和郑勋睿是同一个战壕里面的战友,当然郑勋睿对高起潜的态度也是不一般的,他很清楚,高起潜回到京城之后,对他郑勋睿肯定是很有利的。

    洪欣涛专程来告别,七十万石粮食正在运输,一部分已经过了潼关,红夷大炮和毛瑟枪,全部提前运走了,弹药留下的不少,也跟随运走了,暂时不需要补充,毕竟战斗持续的时间很短,洪欣涛有些不舍,不过他肩负的职责很重,回到陕西之后,还要大规模的招募军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