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发难
    春假刚过,理漕参政张溥便提出来漕运的事宜,这让漕运总督甘学阔有些吃惊,其实甘学阔承受的压力是非常大的,皇上和朝廷已经决定要彻底剿灭流寇,大军已经铺开架势,这样的时刻,漕运必须要畅通,偏偏北方遭遇到了灾荒,本来这些年都是灾荒连连,朝廷之中的大人都感觉到疲惫和麻木了,可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大军征伐,需要大量的粮草,漕运要是不济,耽误了征伐的事宜,甘学阔无法承受后果。

    甘学阔左思右想,甚至都决定与郑勋睿私下里交谈,是不是自己妥协了,让漕运能够恢复正常的运转,偏偏这个时候,张溥提出了漕运的事宜。

    甘学阔对张溥等人不是很感冒,他总是觉得张溥等人就是一张嘴,说起事情来头头是道,可真正的落实下来,根本没有太大的本事,他身为漕运总督,需要的不是夸夸其谈的人,而是真正能够做事情的人。

    张溥、张采、杨彝、吴昌时和龚鼎孳等人到淮北上任之后,局面愈发的复杂,一直以来感觉和你在一起混的还算不错凤阳府和扬州府都出现了不稳定的局面,这就算是郑勋睿在背后捣鬼吧,可甘学阔满怀期盼的将卫漕兵丁交给张溥等人打理,谁知道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卫漕兵丁是怨声载道,这个时候甘学阔才明白,张溥等人不是做实事的主儿,要他们在都察院这样的地方很不错,能够依靠着嘴皮子成名,真正要求张溥等人大力民生方面的事宜,那就是找错人了。

    这让甘学阔一个鬼子兵在回身的那一刻非常的失望,也让他开始反思,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不是正确的,让张溥等人来辅佐。让淮北大乱了怎么办,漕运不能够恢复,承担最大责任的还是他这个漕运总督。

    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甘学阔毕竟是做过他这会家传的工艺制作流程、产品配方都是机密儿还不想死巡抚的人,知道做事情的难度。想想郑勋睿担任漕运总督的时候,北方也遭遇到不大不小的灾荒,可因为漕运的畅通,大量的漕粮和其他商品运送到京城和北方,维持了京城和北方的稳定,这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够班里好的事情,这需要的是真正的能力。

    这样的情况之下,张溥主动提出漕运的事宜。甘学阔还是想着好好的听一听,看看张溥究竟能够提出来什么样的建议才将情况告诉丈夫,以至于张溥建议淮安知府吴伟业、同知顾梦麟、陈子龙以及以同知兼任山阴县知县的龚鼎孳等人都参与,他也同意了。

    毕竟漕运牵涉到淮安府和山阴县,知府和知县都参与也是正常的。

    春假刚过,甘学阔不想做的那么正式,将商议的地点放在了东林书屋。

    甘学阔进入到东林书屋的时候,理漕参政张溥、督催参政马士英、押运参政粟建成、淮安府知府吴伟业、同知顾梦麟、陈子龙,山阴县知县龚鼎孳,以及巡漕郎中吴昌时等人。都在书屋等候。

    不过甘学阔感觉到了,屋里的气氛很不好,除开张溥、吴昌是当地一权贵人家的子弟时和龚鼎孳脸上看得见兴奋的神情。其余人的面容都是麻木的,而且书屋里面没有谁开口说话,气氛隐隐有些紧张。

    甘学阔也是暗暗叹气,张溥与吴伟业之间的矛盾,他也是清楚的,这个时候在一间屋子里面,不可能有很好的气氛,相互之间没有掐架就算是很不错了。

    甘学阔进入书屋的时候,所有人都站起身来。他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下。

    “春假刚过。诸位不必如此的严肃,本官召集诸位来议事。选择在东林书屋,就是不想你们紧张,诸位和本官一道,受皇上和朝廷的重托,打理漕运的事我们又被带回了牢房宜,就应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齐心协力才是。”

    甘学阔说出来这句话,本来是想着缓和一下气氛的,不过看看众人的神色,依旧是原来的样子,他也知道仅仅凭着几句话,就想着让大家其乐融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今天商议事情,本来是张溥提出来的,但甘学阔不会表露出来,毕竟他才是漕运总督,大事情需要他做出决断,就算是张溥提出来商议的建议,他也要表现出来是自身做出的决定,这是展现威严的手段,也是对下属的保护。
    “本官去年九月就上任了,可因为诸多的原因,漕运一直都没有能够恢复,本官很是着急,朝廷的邸报诸位也看见了,皇上和朝廷下这项目要是拿下来决心剿灭流寇,这战事一起,必定要消耗大量的粮草,漕运若是不能够马上恢复,会造成重大的影响,故而春节刚过,本官就召集诸位,专门商议漕运的事宜。”

    张溥看了看甘学阔,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此事在余家引起轩然大波微笑。

    “已经到了正月底,二月最多还有一个月的筹备时间,三月初就要恢复漕运,诸位有什么好的建议,尽管说出来。”

    甘学阔说完之后,直接看向了张溥。

    这个动作众人都看见了,也就没有谁会首先开口说话了。

    其实甘学阔商议漕运的事情,本不应该奇怪,但让众人感觉到不理解的是发出了这样的“嗷”叫,漕运之所以没有能够恢复,主要还是漕粮的问题,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甘学阔首先但又不能太多应该让督催参政马士英开口说话,或者直接提出来漕粮的问题,堂淮安知府吴伟业提出来建议,毕竟到了如此关键的时刻,首先征收到漕粮才是最为主要的事宜。

    甘学阔居然让张溥首先开口,这就不是很正常了。

    张溥等人为什么会到淮北来,大家不是傻子,都是清楚里面原因的。

    张溥站起身,给甘学阔稽首行礼,胸有成竹的开口了。

    “甘大人一心操劳漕运的事宜,下官深感佩服,今年的情形的确不同,朝廷大军齐聚湖广、河南等地,剿灭流寇,户部和兵部的敕书,也抵达漕运总督府,都是要求今年的漕粮必须要运送到三百万石以上,以往每年运送的漕粮都是二百万石左右,今年需要运送三百万石,下官以为,若是不采取一些非常的手段,万万难以完成漕运之任务。”

    张溥的一番开场白说的很是不错,但没有谁在意,大家需要知道的是张溥究竟会脚步顿在当场说出来什么样的非常手段。

    “自去岁九月以来,漕运一直都没有恢复,下官到总督府之后,认真查过了,去岁全年运送的漕粮仅仅五十万石,不足前年的四分之一,下官感觉到奇怪,故而又遍查总督府的存粮账目,终于发现了原因。”

    张溥说到这里的时候,甘学阔皱着眉头,微微摇头。

    张溥没有顾及到甘学阔的神情和暗示,依旧顺着原来的思路开口了。

    “督催参政马士英大人,淮安知府吴伟业他想大人给出的解释,是因为千年后金鞑子侵袭北直隶,总督府提前运送了大量的漕粮,而且这些都是找到地方商贾借来的,去岁需要还给商贾,所以仓库没有了存粮,漕运无以为继。”

    “龚大人上任之后,下官专门与其一道计算,当然巡漕郎中吴大人也参与其中了,下官核查之后,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那就是漕运粮食的运输,存在重大的瑕疵。”

    “下官计算过时间,漕运每年十一月既停运,北方大运河结冰,漕船无法行驶,而在结冰之前运送两百万石以上的漕粮,需要大量的漕船,可从总督府调阅的漕船运输纪录上面,并没有表现出来,下官害怕自身的查阅出现错误,又专门请人查阅了京城户部已经顺天府户房的账目,都没有那么多的漕船进入京城和北方。”

    “如此下官就要请问马大人、吴大人、顾大人和陈大人了,漕运由总督府直接负责,淮安府和山阴县协助,淮安码头的事宜,班上空气更加紧张由漕运总督府和淮安王连旺看王家栋身后多了一个人府、山阴县共同管辖,既然没有运送那么多的漕粮,为何要谎报。”

    气氛一下紧张起来,上百万石的漕粮,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那是几百万两甚至是上千万两的白银。

    马士英看了看张溥,微微一笑,你小子太愣了。

    “张大人所谓的非常手段,本官可是领教了,原来就是算账和弹劾啊,本官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能够力挽狂澜。”

    张溥的脸一下子红了。

    “本官认为,漕运就是你等故意耽误,这是欺君之罪,大逆不道。”<受益的是山脚组民br />
    马士英站起身,冲着甘学阔他内心最重的不是家庭摆手。

    “大人今日召我等来商我不打算再把它们化为灰烬了议漕运事宜,是不是就想着治我等欺君之罪,押解到京城去高效啊。”

    甘学阔的脸有些发青,前面他已经说是自己决定召集众人的,想不到张溥搬出这么一档子事情来,要说张溥等人有着过人的能力,那也就罢了,杀鸡给猴看的办法也不错,可惜张溥等人的本事,他是知道的,说白了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看着甘学阔一时间没有开口,马士英冷笑着开口了。

    “张大人,你没有兼任都察院的御史,否则本官还真的要给你详细禀报了,不过现如今没有这个必要,你要是觉得我等有大问题,甚至是大逆不道,你大可写下奏折,直接到京城去告发我等,到时候我等自然会辩解。”

    “张大人,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还没有资格听本官的解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