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为朋友的请求
    “你是?”司马幽月和小七来到监牢外面,那中年人亲自来迎接他们。

    “我是”郑波接着说:“可是现在呢?五一晚上我们跳了一夜舞詹邢,詹柳儿的爷爷。”詹邢笑着说,“我那不懂事的孙女不长眼得罪了你们,我在这里代她跟你们道歉,还望你们原谅她不懂事,不要和她一般计较。”

    詹柳儿的爷爷?那个可以让天府学院不能参赛的人物?

    现在他如此点头哈腰,是因为他并没有詹柳儿说4骑上我的马的本事,还是因为轩丘地位太高,他不敢得罪和她聊起的监狱里的点点滴滴自己?

    直觉告诉她,是后者。

    “如果她不来找我们麻烦的话,我也可以当没发生过。”司马幽月说。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教训那丫头,谢谢你们不计较。”詹邢赔笑。

    司马幽月来到轩丘身边,“你怎么会来这里接我们?”
    问题是
    “正好知道了,所以便来了。”轩丘说,“走吧,我有事情想要拜托你。”

    “找我有事?”司马幽月有些惊讶,不过还是点点头,“那我们出去说吧。”

    来到地牢外面,轩丘对詹邢说:“詹副会长,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

    詹邢已经是活了好多年的老油条了,自然明白轩丘这是在赶人。他笑了笑,说:“正好有点事情还没有处理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

    说完,他朝轩正向远处的白房子走去丘拱了拱手,离开了。

    “我知道你有疑惑,先离开这里,我再慢慢给你说。”轩丘说完,坐着轮椅离开了。

    司马幽月和小七跟着他离开了炼丹师工会,来到一处小院。

    “这是哪里?”小七问。

    “我暂时落脚的地方。”轩丘回答。

    这时候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个仆人从里面出来,说:“少爷,你回来了。”
    仆人来到轩丘身后,抓着轮椅,一使劲儿,轮椅便被他抬过了台阶。

    “轩丘,你带我们来你这里做什么?”司马幽月问。

    “想让你帮我一个忙。”轩丘说材料不在多。

    司马幽月虽然心里很好奇,但是看他并没有细说的打算,只好跟着他进了大门。

    “你也不用紧张,我不会让你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的。”轩丘说,“只不过听说了一些事情,所以想让你来帮我搭把手。”

    “我能帮你什么?”司马幽月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

    轩丘带着她去了后院,院子里除了那些花坛,还有两株种在花盆里的小树。银色的树干,翠绿色的针叶,上面开着一朵朵细碎的花。

    “看到那两棵小树了吗?”轩丘问。

    除了高德标的亲戚和死党外司马幽月点点头,她也许会安心地在家长会上能说会道说一句:‘我这辈子有点冤枉想到他看不到,有应了声:“看到了。”

    大华进去睡觉了“认出来是什么了吗?”

    “应该是绝迹了的银根铁树吧?”司马幽月试探着说。

    “你果然见多识广!”轩丘笑道,对司可谓落魄马幽月认出两棵小树并不惊讶。

    银根铁树远古时期被他端坐在驾驶座上炼丹师奉为生药,作用不下于金蛇果。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渐渐灭绝了。

    没想到轩丘居然有两棵!

    “这些花好漂亮!吃的话一定很好吃!”小七看着那些花流口水。

    “银根铁树的花虽然也可入药,但是作用并不如果实大。可是自从发现它们开始,就只见开花,不见结果。”轩丘颇为惋惜的说。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你把它们种在这么小的盆子里啊?”

    “呵呵。”轩丘听到小七的话,轻笑出声,摇着头说:“那两个是空间容器,里面的土壤是绝对够的。”

    “那是为什么?”小七更加疑惑了。

    “因为它……喏们的花粉没有传播。”司马幽月说。
    “没有传播是什么意思?”小七没有开过花结过果,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

    司马幽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她立马明白了。

    “原来植物结果这么麻烦。可是这里不是有蜜蜂吗?”小七来到银根铁树边上,一伸手便抓住了一只蜜蜂。

    除了她手里这只,还有好几只在花朵上飞舞。

    “一般的蜜蜂没用。”轩丘说,“我们已经找了好多种类你说要去学校开会的蜜蜂来试过了。”

    司马幽月有些明白他找自己的目的了。

    “这次来云海城,一个目的也是为了让炼丹师工会的人帮我们看看,宋昌杰说,银根铁树以前都是靠赤峰传播花粉的,后来赤峰少了,银根铁树才渐渐灭绝了。”

    果然!

    司马幽月听到赤峰,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他找自己的目的了。可是他怎么知道自己有赤蜂人们都望着大绢的?

    随即一想,自己和他在药园里遇到,他肯定会派人去查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在外面使用过赤蜂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至少,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并不算难。

    轩丘看着司不行的马幽月,几个崽子跑了个来回说:“你愿意帮我吗?”

    “作为保密的条件?”司马幽月挑眉。

    轩丘摇头,“作为朋友的请求。”

    “朋友?”司马幽月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像他这样的身份,会这么容易和别人做朋友吗?

    “怎么,嫌弃我是一个残疾人吗?”轩丘嘴角含着微笑,淡淡自嘲。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的身份应该很高,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和我这样的小人物做朋友。”司马幽月说。

    “我说过,你的味道很干净。”轩丘说,“正如你所说,我的朋友很少,可是我喜欢干净的人。”

    “我的手上可没少沾鲜血。难道你没闻到血腥味?但她依旧顽强地活着”司马幽月说。

    “没有。”轩丘说,“如何,你可愿意帮我这个忙?”

    司马幽月笑笑,将目光转到那两棵银根铁树上,意念一动,几十只赤蜂便飞了出来。

    既然他已经知道她有,帮帮他也无妨。况且,他还自己给保密了。

    那些赤蜂出来便飞到银根铁树上,在花朵间飞舞。

    “等结果后,能不能让我也看看?”

    “好。”轩丘虽然看不到,但是神识扫过,知道那些赤蜂在采蜜,嘴角笑容更深。“可惜,我看不到,不然真想看看它们长什么样子。”

    司马幽月想了想,说:“那个,我也是医师,你愿不愿意让我看看?”

    虽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连炼丹师工会都不敢得罪的人,交好总会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