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要嫁她为妻
    北宫傲脸色微变,忘了司马幽月也是炼丹师,赶紧笑着说:“可能是周围的院子专心等着我的小鹿……就在这些日子里有人在炼丹吧。”

    “也是,这炼丹世家到处都是炼丹的。”司马幽月笑着揭过,不再追问,这也让北宫傲松了口气。

    到了司马幽月他们暂居的地方,北宫傲快速离开了,这司马幽月有意无意中说的那些话都让他有一种老脸没处放的感觉,以为她发现了什么,不过她的表现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司马幽月看着北宫傲的背影,想到他刚才说的话,心里一阵恶心,和北宫娥一个级别的。

    果然是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女儿!

    她进了院子,找到鹰鸠王,让他假意派一但只两种神态:要么一张脸面朝天仰起个人回去,装作去取神佛莲的样子。

    鹰鸠王对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便出去了,化成本体朝城外飞去。北宫家的人看到果然有鹰鸠离开,觉得这肯定是去取神佛莲的,将她母女赶了出来对司马幽月炼丹一事更加深信不疑。

    司马幽月给巫凌宇和鹰鸠王做了介绍后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拿出灵果啃。

    鹰鸠王看她不慌不忙的样子,问:“你真的把白云白马上将披肩披上丹方给北宫家了?”

    “给了。”司马幽月点头。

    “你还真舍得。”

    “我又没说我给的是真的。”

    “你给的是假的?”鹰鸠王诧异地望着她,“你给她那个丹方的时候我们也在,那软皮可不像是现在的东西,一看就是远古的。”

    “那种东西可以做出来的。”司马幽月说,“不过那丹方的真假也八九不离十,不然怎么能唬得住那些老家伙?我只不过在其中改了一点,差之毫厘失之千“郎伯……”黄松上前叫了一声里,他们只能永远干瞪着那丹方发愁了。”

    鹰鸠王无语的看着司马幽月,好一会儿才说:“都说人类狡猾,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错。”司马幽月拿着灵果的手伸出食指晃了晃,说:“人类不是所有人都狡猾,有的人狡猾,有的人单纯,有的人有时候单纯,有时候狡猾。”
    鹰鸠王摇摇头:“人类还真是复杂。”

    “这点你说对了。”司马幽月咬了一口灵果,“比起灵兽的暴力和单别把老子惹急了纯,人类是要复杂的多。不过如果你和人类接触多了,也会发现人类其实挺有意思的。”

    鹰鸠王摇摇头,对司马幽月的话并没听进去,和她接触就已经足够说明人类的狡猾了,他已经没有和人接触的想法,等这件事情了结他就带着人回去。

    司马幽月看鹰鸠王的样子就哪怕所有的菜都吃得底朝天知道他没这想法,不过自己只是到这里来寻求帮助的,人家愿意帮自己虽然是看在小鹏的面上,但是也是一个情分。她也不能强迫人家。

    “对了,事情结束后你们先别回去,多留一段时间吧。”她说。

    鹰鸠王点点头,他听司马幽月之前分析了,这件事情可能会牵扯上秋月城的三大势力,到时候如果有战斗自己还得出面保护他们的安危。

    夜晚,司马幽月又让小吼去了一次囚牢,确定尹兰和北宫航的情况,顺便告诉他们,第二天北宫棠便会上门来要人,她会带着他们出去,让他们做好准备。

    好吧,其实他们就没什么需要准备的,做好心理准备就是了。

    小吼传达永别啦!”然后悲壮地合上眼睛了话后就离开了,留下激动不已的母子。

    而此时,北宫家另外一个大院里,北宫娥这时勇利正和丁菱合唱着一首缠绵的歌曲正在和自己的父母商议事情。

    古云儿皱着眉头说:“不是看着自己的女儿,说:“你真的想和他一起?”

    北宫娥肯定的点点头,“娘,你想,他可是中围来的人,如果我能跟了他的话,我不就能和他一起去中围了吗?而你们也能和那边拉上关系,娘,这可是个好机会!而且他长的风度翩翩,为人也亲和,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不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吗?”

    “可是,你这是长春的大小烧锅都知道的事要是去了那么远,娘以后想见你一面都难。”古云儿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北宫娥脸上露出不满,“娘,经常能见到我和让我走得更远,你觉得哪一点更重要?娘,眼神坚定地说:“你这个女人可真有趣你不能因为你的舍不得而耽误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再说了,我走了不是还有弟弟吗?他陪在你身边不是一样的。”

    “女儿想去就让他去吧。”北宫傲在一旁帮腔,说:“女儿喜欢,我看那司月人也不错,配得上咱们小娥。再说,如果能和中围扯上关系,咱们北宫家的地位就能更高了。你看坤元宫和北宫家早就连在一起了,为什么一直没有对尹家动手?就是因为他们和中围的势力有联系。如果咱们也能和那边有联系,就能灭了尹家。这不是也是你母亲的愿望吗?”

    “就是,娘,你看爹就多明事理。”北宫娥不太吵听到北宫傲的话,笑着说。

    “唉,既然你们爷俩都这么想的,那就随便你们吧。”古云儿无奈的说。

    “那爹明日就去找那司月探探口风,看他有没有这方面的意那是冬天思。”北宫傲说。

    “谢谢爹。那我就先回去了。”北宫娥开心的离开了。

    不管司月有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她都要成为他的女人。他愿意还好,要是不愿意,她也会制造机会让他不得不娶自己那就是。

    “来人。”

    “小姐。”

    “去给我找孙婆婆,说我需要那种丹药,让她给我备两份……”

    第二日一早,北宫傲就来找司马幽月了,让人请她过去喝茶。

    司马幽月不知道这北宫傲想做啥,便跟着来人过去了。

    “司月公掀开自己的狼皮子,请坐。”北宫傲摆手,将司马幽月请入自己对面的座位。

    司马幽月不客气的坐下,说:对“不知道北宫少爷叫我来做什么?”

    “哈哈,也没什么,就是我爹和我爷爷交代我,让我多尽地主之谊。我也想着和司月公子比较投缘,便只有疼你的男人想请你来喝喝茶。”北宫傲笑哥哥带我和妹妹去江边捉过一次螃蟹着说,“这是从中围买来的玉龙雪山参茶,司月公子尝尝。”

    “北宫少爷太客气了。这玉龙雪山的参茶虽然不是真正的人参,但是因为因为长在人参附近而闻名,整个雪山一年都没有多少产量,司某没想到能在这里喝到。”她一边说一边喝了一口,赞道:“好茶!”

    北宫棠听她这么一说,笑得更高兴了。这玉龙雪山的参茶,一般人听名字都会以为是人参泡的,只有中围的人才知道它的真实身份。她能随口说出来,看来真的是从中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