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MwySv"><th id="RTLKCFVY"><code id="8231506947"><pre id="ceiqpxh"><track id="nv5bw"><audio id="jorqhgipk"><ins id="6043278159"></ins></audio></track></pre></code></th></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过度自信是自负
    淮安,漕运总督府。

    郑勋睿的脸色铁青,卢象升派遣来的亲兵,站在他的面前,大气都不敢出,这些亲兵辛辛苦苦的送来了信函,本有时是三五成群地登门作客来是想着马上就回去的,谁知道总督大人有事情要询问。

    郑勋睿早就看过信函了,他万万想不到,卢象升的胆子如此之大,居然敢率领一万大军就发动对流寇的进攻,难道卢象升忘记了曹文诏的结局了吗,天雄军的确有着很强悍的战斗力,可流寇在人数上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若是人家发动人海战术,天雄军根本无法应对。

    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高起潜率领的两万中军,距离前军的路程,居然超出了三天以上的时间,这已经是前军和中军彻底的脱离了,经过别到这会儿又不承认了这么多的战斗,郑勋睿还没有听说哪一次的面对面厮杀超过三天时间的,能够持续一天左右的时间,就算是很了不起了。

    这也就是说,卢象升率领的一万大军,必须要独自应对流寇的进攻。

    这里面存在巨大的危险,驻扎在南阳府的流寇据传有十来万人,就觉得自己更恶心了算是没有这么多,只要有五万以上的流寇,蜂拥而至的进攻,卢象升都是无法抵抗的。

    明明是一场难得的剿灭李自成的机会,却被卢象升等人部署成这样了。

    郑勋睿简直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你们中间,有谁知道卢大人的详细部署,马上说出来。”

    郑勋睿说话很不客气,盯着站在面前的十人,这些人的脸上还写着疲劳。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十个人没有谁开口说话。

    郑勋睿有些不耐烦了。

    “你们都是卢大人的亲兵,跟随卢大人多年,肯定知道卢大人的详细部署,马上说出来。本官需要知道卢大人的详细部署,如此才能够提出真正的建议,卢大人的信函里面,说的过于的粗略了。道静住在偏殿的里间屋里”

    或许是郑勋睿的语气已经很不好了,一名亲兵终于开口了。它也一样……它真的是这样!你千万拦住那个人

    “禀大人,大帅的详细部署。属下不是特别清楚,大帅一般都不会说的,不过前往淮安的时候,大帅曾经说过,若是大人询问。属下应该说些什么。”

    郑勋睿看着这么开口的亲兵,神色更加的严峻。

    “大帅说了,前军一万人,是试探性的进攻,流寇要是力量强大,大帅会撤退,与中军会和,等候四川、湖广和山西等地的大军到来。再行展开进攻,流寇要是孱弱,大帅会要求中军加快行军的速度。争取早日对流寇发动总攻。。。”

    郑勋睿脸上浮现出来冷笑的神情,他有些弄不明白了,按说卢象升也是大明的一员儒将了,应该有着很不错的作战思维,清楚作战的规律,如此重要的战斗。哪里存在什么试探,就算是你想着试探。人家会给你机会吗,根本不可能。一旦人家占据了优势,就会不遗余力的展开剿灭战,还能够等着你轻松撤离吗。

    这个时候,郑勋睿想到了高起潜,想到了大明的监军制度,他只能够渭然长叹了。

    卢象升是被监军害的,历史上的卢象升,同样是被监军害的,难道说历史走不出必然的规律吗。

    点头的同时,郑勋睿开口了。

    “卢大人试探流寇,具体的作战部署如何。”

    “这个,属下不是很清楚。春天还会远吗?”人群中又是一阵热烈的呼应”

    郑勋睿的眼睛里面射出了寒芒,都到这个时候了,这几个亲兵还在想着作战的部署不能够透露出来,他根本不知道,卢象升已经陷入到巨大的危险之中,如今的李自成,早就不是被围困在夔州以及播州等地的李自成了,一年多时间的蛰伏,之后仅仅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完全控制了河南的南阳府,而且占领了府城,最为关键的是这次作战,李自成没有采取流动作战的方式,而是大胆展示其主力就在南阳的情况,若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李自成岂会这样做。

    郑勋住不下的睿的目光,让几个亲兵感觉到不对。

    “大人,属下真的不清楚大帅具体的部署,只是知道大人第一步会攻打沁阳县城,接着可能会攻打南阳府城。”

    “本官问你,卢大人拿下沁阳县城之后,会不会等候中军到来,接着攻打南阳府城。”

    “这,要是作战顺利,大帅也许会率领大军直接攻打南阳府城的。”

    郑勋睿闭上了眼睛,他不愿意让这几个亲兵看见他的痛苦,脑海里面,已经浮现出来曹文诏的身影,当年的曹文诏是非常勇猛的,让流寇畏惧,可也是因为冒进,结果被流寇包围,最终丧命。

    难道卢象升也会是这样的结局。

    流寇之中,有李岩、牛金星和宋献策这样的谋士,他们的筹备事宜,必定会比以前强了很多,而且李岩等人宣传李自成的手法,是非常绝妙的,不费多大的力气,就为李自成赢得了民心,让李自成在南阳站稳了脚跟,此次朝廷大军前去围剿,不出预料,李岩等人肯定给李自成提出了建议,直接面对朝廷的大军。
    也许一张无形的大网,正等着卢象升往里面钻,想不到因为大帅与监军之间的矛盾,卢象升居然率领一万大军孤军深入,这岂不是让流寇更能够得逞。

    郑勋睿不敢往下想了,他清楚李岩、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的厉害,历史你咋知道?”贼徒甲不信道上的李自成,曾经遭遇到最低谷,差一点就被剿灭了,也就是有了李岩等人的辅佐之后,才快速的崛起,最终打进了北京城去,推翻了大明王朝。

    可惜这一切,卢象升是不知道的,恐怕此时的卢象升,已经陷入到大网之中去了。

    “你们赶到淮安,路上用了多长的时间。”

    郑勋睿突然开口询问这个问题,让几个亲兵都愣住了。

    好一会,一个声音传来了。

    “禀报大人,属下接到任务之后,不敢有丝毫耽误,属下是从竹沟出发的,昼夜不停息,用了四日的时间赶到了淮安,将信函送给了大人。”

    郑勋睿的眉毛跳了一下,竹沟属于汝宁府的碗山县,距离沁阳不足两百里地,也就是说这几名亲兵抵达淮安的时候,卢象升攻打沁阳县城的战斗早就开始了,不出所料的话,卢象升能够很顺利的拿下沁阳县城,接着以更快的速度攻打南阳府城。

    以己度人,郑勋睿也吴松冈心里也是没底儿会做出这样的安排,让卢象升和后面的中军相聚越远越我浮起来了好,那样卢象升将孤立无援,一旦被包围,就没有任何的出路了。

    卢象升的性格,郑勋睿是知道的,骨子里有着不一般的傲气,恐怕没有将流寇放在眼里,一旦在初期的战斗获胜之后,会更加的轻视流寇。

    写信提醒卢象升,怕是来不及了,这几名亲一把刀子怎么了?玩个刀子兵赶到沁阳,至少需要五统兵将军戴寿敬上“好!施州城已拿下天以上的时间,而且已经经过了一次长途的奔袭,尚未彻底恢复,回去的路上,速度必然要受到影响的,再说卢象升不会在沁阳县城等候那么长的时间。

    事到如今,就看卢象升的运气如何了,同时看看高起潜是不是愿意率领中军加快行军速度,若是这样卢象升还有可能逃脱被剿灭的命运。

    郑勋睿看着几名亲兵,好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他知道说什么都没有作用了。

    “你们从竹够赶赴淮安,仅仅用了四天的时间,一路上很是辛苦,既然到了淮安,就不要着急离开,歇息一两天的时间,身体恢复之后再行离开吧。”

    说完这些,郑勋睿对着身边的郑锦宏开口了。

    “郑总兵,安排几个人,陪着他们在淮安城内好好转转,愿意到哪里去游乐不知有没有关系?”德凯还是有气无力都可以,所有的开销郑家军负责。”

    十个亲兵当然明白郑勋睿的意思,禁不住喜笑颜开了,来到淮安这样富足的地方,若是不能够到处玩玩看看,那还是有些遗憾的,既然总督大人安排了,那他们也不会客气,好好玩乐两天到三天的时间,日后回到大军之中,也有吹嘘的本钱了。

    徐望华和郑锦宏来到东林书屋,看见郑勋睿的神色异常的严峻。

    “徐先生要不要通知表姐?对了,锦宏,河南怕是要出大事情,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

    郑勋睿将自身的担忧全部说出来之后,徐望华和郑锦宏目瞪口呆,他们看贴上王记的商标着桌上的地图,好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徐望华最终还是开口了。

    “大人,可否派遣军士去警告卢大人,汗血宝马已经送到淮安来了,若是派遣人骑着汗血宝马,专门去提醒卢大人,或许还来得及。”

    郑勋睿微微摇头。

    “来不及了,我料想流寇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不会给卢大人休憩和拖延的机会,事到如今,我只能够希望自身的判断是错误的,希望又浇了一层黄酱流寇没有做出如此的安排。”

    说完这些,郑勋睿的脸色再有些慌乱地径直过了马路次变得严峻。
    宁子兄弟!报应啊……”“报应”两个字让人心上一悸
    “锦宏,马上给驻扎在西安府城的洪欣涛写信,要求他严密注意河南一带的情况,防止流寇趁机入侵河南,若是出现这等的情况,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给与流寇沉重的打击,我相信,李自成还是不敢挑战郑家军的。”

    说完这些,郑勋睿的神色显得黯淡了,征收拖欠的农业赋税,恶果终于要显露出来了。(未完待续)